首頁>委員風采

規劃者蘇波

2020-08-04來源:人民政協報
A- A+

7月28日下午,北京,陣雨頻頻。在府右街中央統戰部的一間辦公室,作為改革開放以來中國工業發展的見證者、規劃者和推動者,全國政協委員、經濟委員會副主任蘇波接受了人民政協報記者的專訪。

期間,秘書李世界送來一份新收到的文件。那是來自中國機械工業集團有限公司的邀請函——1952年8月7日,中華人民共和國第一機械工業部(以下簡稱“一機部”)正式成立。機械部撤銷前,機械工業部決定以五六十家直屬院所和公司成立國機集團,它是全國規模最大的機械行業央企。國機集團定于今年8月7日,舉辦首屆“機械工業紀念日”,邀請機械行業的老同志參加。

“1977年,我參加了高考,懵懵懂懂地報了一機部直屬的陜西機械學院機械制造專業,沒想到一生結緣,一干就是一輩子。”38年前,大學即將畢業的蘇波,被分配到一機部機關。

1982年2月,從來沒出過遠門的蘇波,從陜西來到北京,到一機部報到,也從此邁上從事機械與工業行業管理、發展戰略規劃和產業政策制定以及投資管理的職業生涯。

■奮發的初心

“我是陜西省岐山縣棗林公社羅局大隊宋垚隊人。1973年高中畢業后回鄉勞動,回村第一年,生產隊選我當會計,隊里的各種收入、支出、財務報銷,實物分配、年終結算等許多事務,都由會計來做。白天下地勞動,晚上回來記賬。財務的事要特別細心,有時對賬差一分錢,要反復核對,直到把賬對上。”

“第二年,鄉親們選我當生產隊隊長,年中,公社又批準我兼任大隊革委會副主任。1976年,我入了黨,任大隊黨支部副書記兼革委會副主任。作為年輕干部,當領導就要帶頭干活,4年中,各種農活我都干過,割麥碾場、扛糧袋、挖玉米。種地犁地,我覺得牛走得太慢,喜歡用馬或騾子犁地。”

蘇波是記者一直期待專訪的全國政協委員。這種采訪的渴求,有很多原因———既有這些年來我國作為制造大國快速發展的令人矚目,也有對這位參與我國制造強國規劃制定的組織者的深深好奇。而專訪的機會總是稍縱即逝,雖然經常在全國政協相關會議上見到他,但每一次,看他一臉凝重,記者就萌生了退意。

這一次的專訪,讓記者看到了“蘇主任”的另一面——40多年前,那個在陜西關中平原上犁地犁得飛快,拿自己當標桿督促鄉親們勞作的小伙子。

“那時候,鄉親們常常吃不飽飯,還在靠天吃飯。”關中塬上都是旱地,只有塬下渭河邊上的村莊有水澆地,不用為老天爺不下雨而發愁。連年旱情,秋季顆粒無收,蘇波和鄉親們只能去塬下渭河邊上的村子借玉米,借一斤玉米,還一斤小麥,這導致大家一年到頭吃玉米,有時還接不上頓。

回到村里的第二年,蘇波帶領大家打井,平整土地,修寶雞馮家山水利。

“當時沒什么設備,完全靠人海戰術,后來引水工程完成后,一部分農田可以旱澇保收了,不用再借糧吃了。但要真正讓老百姓過上小康的好日子,還是得益于農村聯產承包責任制的改革。”在蘇波看來,只有在農村干過的人,才會真正了解過去農村有多貧困,了解農民的善良純厚,了解他們想過好日子的渴望,那是一代人的集體記憶,也是這代人努力奮發的初心。

■77級大學生

1977年10月21日,尋常的一天。干完農活回隊里的蘇波從廣播里聽說,要恢復高考。“一開始,我沒覺得這件事有多重大,因為那時我們那兒的工農兵學員上完學后又都回到縣鄉工作了。當時一個樸素的想法就是帶領鄉親們改天換地、吃飽肚子。但周圍年輕人高漲的熱情點燃了我,我約了三個高中同學一起去公社報了名。”此后的蘇波,白天在大隊里工作,晚上拿著好幾年前的高中教材復習。

1977年12月9日,是陜西省高考的日子。學子們考前一天趕到考點。12月的陜北,天寒地凍。蘇波和他的同學背著被子、書、干糧,走了30里路來到考點,到街上買了蠟燭,在沒有褥子的大通鋪上,裹著被子靠燭光復習。

考試如同大浪淘沙,考完試就要報志愿。“我們三個高中同學湊在一起商量,最后決定,都報一機部直屬的陜西機械學院(如今的西安理工大學),羅乃林報一系鑄造專業,我報二系機械制造工藝和設備專業,范文報三系印刷機械專業。1978年2月8日是農歷大年初二,我記得那天下著小雪,早上村里有人喊我,說‘公社有你一封信,叫你去取’。我趕緊騎車到十幾里外的公社郵局,到那兒一看,是盼望已久的大學錄取通知書!”蘇波后來才知道,他們三個都如愿被所報專業錄取了。

大學期間,蘇波每月有22.5元的助學金,“我特別感謝國家,也特別希望學好專業,報效國家。”在蘇波看來,那時優良的學風完全出于自覺,出于對青春的珍惜。

四年轉瞬即逝,到了畢業分配的時間。“當時,我特別希望能被分配到西安或寶雞離家近一點的工廠,這樣便于照顧年邁有病的父母親。聽同學說,一機部有1個名額,那時我也不太知道一機部是干什么的,就想著去工廠。但或許因為我是系里的學生黨支部委員,最終,我被分配到了北京一機部機關。”懵懵懂懂之間,蘇波一生的職業生涯就此確定。

■參與規劃

報到后,蘇波被分配到一機部綜合計劃司。該司主要負責機械工業長遠規劃和產業政策制定、投資規劃編制、年度計劃制定、機械行業管理和投資計劃下達等。蘇波在這個司換了好幾個崗位,一干就是18年。這期間,從機械工業“六五后三年規劃”到“九五規劃”的制定,蘇波都參與其中。同時,他也參與了投資計劃的管理。

那些年,工業部門改革很頻繁。蘇波除了1995-1997年在部規劃研究院任黨委副書記、副院長外,一直在部綜合計劃司工作,從副處長、處長,到副司長。

2000年,國家9個工業局全部撤銷,行業管理職能并入國家經貿委。蘇波被分配到經貿委行業規劃司任副司長,該司負責全國工業和各行業發展規劃的制定。由此,蘇波參與“十五”工業發展規劃的制定,不僅牽頭組織制定了“十五”機械行業發展規劃和汽車行業發展規劃,還編制了工程機械、機床、農業機械、儀器儀表、電力裝備等分行業規劃,以指導行業發展。

2002年初,時任國家經貿委主任李榮融力推公開競聘上崗,公布經貿委6個重要業務司局一把手職位公開競聘。多輪角逐后,蘇波以總分第一的成績,被任命為投資與規劃司司長。當時工業、能源等行業投資管理全部由經貿委負責,蘇波積極推進技術改造投資管理體制改革,減少工作程序和審批事項,加快技改進程。

2003年,國家經貿委撤銷,多個主要業務司局職能人員劃到了國家發展改革委。蘇波被任命為國家發展改革委中小企業司司長。時任國家發展改革委主任馬凱在找蘇波進行任職談話時強調:“民營經濟很重要,現在發展也很快,但從國家層面還沒有一個部門明確職責來管理,現在把非公有制經濟管理職能放到中小企業司,你要把這項工作抓起來。”

蘇波馬上開展了調研,結果發現,在省一級,已經出臺了127份支持非公經濟發展的文件或法規,但國家層面還沒有一份類似的文件。“我清楚地記得,2003年5月14日,我給馬凱同志寫了請示,建議研究制定支持非公有制經濟發展的國家文件。馬凱同志很快批示:‘這項工作很重要,涉及中國經濟發展全局,完全同意你們的意見。’”

接到批示后,蘇波馬上帶領司班子,去拜訪多家與民營經濟有關的單位。“在文件起草過程中,我們做了多次調研,開過不同類型的座談會廣泛聽取意見。全國政協經濟委員會為此也做了很多工作,安排了幾組人到全國調研,并且召開座談會聽取民營企業家意見,為文件起草提供了支撐。后來,國務院領導批示,請發改委和國務院研究室一起研究起草文件,請政協也參加。這份文件,就是2005年國務院發布的《關于鼓勵支持和引導個體私營等非公有制經濟發展的若干意見》(業界俗稱‘非公36條’)。”蘇波這樣回憶。

2004年1月,蘇波赴國家物資儲備局任黨組書記、局長。

“在儲備局,我一干就是5年半。儲備局垂直管理,在各省市區有27個局、辦,下屬220多個基層單位,3萬多名干部職工,其中1500多名公務員,多年積累下來的問題,較為復雜。”蘇波到任后,局黨組首先研究體制機制改革問題,實行老人老辦法、新人新辦法,建立人員能進能出、能上能下機制,通過競聘,一批年輕有為的干部被提拔任用。

“緊接著,我們研究制定物資儲備規劃,在當時情況下該儲備什么,減少什么、增加什么,進行深入研究論證,比如增加成品油的儲備、銅的儲備等,調整儲備物資結構。規劃報國務院批準后,成品油儲備能力得到很大提升。2008年10月到2009年6月,我任中紀委駐發改委的紀檢組組長兼國家物資儲備局黨組書記、局長。當時金融危機已經暴發,我提醒大家要把握好危中之機,千方百計做好大宗商品的收購、儲備工作。但在銅價是否已見底這個問題上,很多同志的意見不一,雖在低價位收購了大量的銅,但沒有達到我們的預期。”至今想來,蘇波仍感到非常惋惜。

■工業報國

2011年,服從組織安排,蘇波離開了工作8年的國家發展改革委,赴工業和信息化部任副部長。

“時任工信部部長苗圩同志把他分管的規劃司、裝備工業司、原材料工業司、節能與綜合利用司、安全生產司都交給我來分管。當時正值部里‘十二五’規劃審查論證,一些起步較晚的規劃還在制定,報請國務院審批的幾個規劃也需要認真研究把關。”可以說,蘇波赴工信部上任后的第一項重要任務,就是完成好“十二五”規劃的制定工作。

“在新中國工業發展史上,在一個五年規劃期內,一個部委有五個規劃(即《工業轉型升級規劃(2011-2015年)》《稀有金屬產業發展規劃》《航空工業中長期發展規劃(2010-2020年)》《信息產業發展規劃(2011-2015年)》和《節能與新能源汽車產業發展規劃(2012-2020年)》)是由國務院批準的,這是從來沒有的。”蘇波這樣說。

《節能與新能源汽車產業發展規劃(2012-2020年)》在實施兩年后,進展并不大。“我們調研發現,這里既有新能源汽車生產成本高的問題;也有產品技術質量(包括電池、電控、電機)不過關的問題;還有社會配套體系(包括充電樁、停車場、稅費用等)不健全的問題。因此在調研回來后,我們又制定了非常有針對性的政策——‘新能源汽車31條’。從2014年開始,新能源汽車以每年產銷量60%-70%的增長率快速發展。我國新能源汽車發展至今,保有量達450萬輛,年產量和保有量雙雙超過了全球其他國家的總和。不僅是產量全球第一,我們的技術瓶頸也基本上得到了解決。”這兩天,蘇波看到一則國外專家的評論,認為中國制造業有強大的競爭力,不少產品技術達到了全球領先,這里就包括5G所引領的新一代信息通信技術裝備、航天裝備、高鐵裝備、發電和輸變電設備和新能源汽車等。在蘇波看來,這與我國業界人士的評估基本是一致的,這些年來,我國制造業的進步,是非凡的。

而蘇波與大飛機結緣,也有一段往事。

“當年,中央成立了國務院大飛機重大專項領導小組,由國務院分管副總理任組長,工信部、發改委、科技部、財政部等18個部門領導同志任小組成員,領導小組辦公室設在工信部,我是小組成員兼辦公室主任,具體負責包括C919大飛機在內重大項目的協調工作。”接手這項工作后,蘇波了解到,大飛機專項總投資額度是立項時專家們估計的,遠不能滿足項目需要,按照國務院領導的指示,他立即組織項目初步設計的編制工作,由設計團隊、專家院士詳細核算建設內容和投資規模,完善了建設方案,大幅調增了項目投資,細化了項目建設內容,在報國務院并獲得批準后,規范投資管理大飛機項目自此有了完整的規劃和實施方案。

2017年,C919成功實現首飛,現有的6架飛機仍在做著各種飛行實驗;同時,代號為“鯤鵬”的運-20軍用大型運輸機已批量交付使用;ARJ21支線飛機也批量提供三大航空公司商業運營。近期,世界在研最大水陸兩棲飛機AG600(又稱“鯤龍-600”),在山東青島附近海域海上首次試飛成功,據蘇波說,AG600是我國自主研發的“三個大飛機”之一的大型滅火/水上救援水陸兩棲飛機,為國家應急救援體系建設所急需。

■“老兵”的守望

蘇波在很多場合談起過,要加快我國制造業的數字化、網絡化、智能化,以智能制造為主線,加快制造業轉型升級。當前,要借助國家“新基建”的機遇,加快“5G+工業互聯網”發展,這是應對新一輪科技革命和產業變革的本質要求。

在今年4月30日召開的全國政協“加快推進工業互聯網建設”雙周協商座談會上,蘇波就進一步加快我國工業互聯網發展作了發言,提出:要加強“5G+工業互聯網”的頂層設計;工業互聯網發展,要深度融合和緊緊圍繞制造強國建設的重點工程與重要領域;加快建設工業互聯網發展的生態體系。

“我一直認為,工業互聯網發展是個系統工程,需要一些有實力的大企業牽頭推進,從諸多設備的數字化,各種數據的網絡化連接到智能化系統的建設,再到智能制造,需要做大量基礎工作和獲得大量長期投資,因為涉及的技術很復雜,小企業沒有牽頭做的能力。當然,政府的頂層設計與政策導向也很重要,比如這里涉及大量數據如何安全共享的問題。”現在,很多人談“數據孤島”如何打破的問題,在蘇波看來,網絡化就是要解決數據安全、共享和互聯的問題,即使連了幾萬臺機器,如果不與更多的數據系統連接,這些機器所產生的數據,其用途也是很有限的。

關于當前抗疫之下中國工業的發展問題,蘇波認為,一路走來,中國經濟的發展有自身的機遇,許多情況下也是倒逼出來的。國際市場不穩定,國內大循環就顯得尤為重要。“因此,我們必須夯實產業鏈,盡快解決關鍵核心技術和產品受制于人的問題?,F在要做的,就是集中應對阻止中國高技術產業發展、遏制中國崛起的圖謀。只要在不長的時間內打破圍堵,發展格局就會大不一樣!”

40多年前,站在干裂的旱地上,蘇波不能指望天降甘露,只能靠帶領大家打井修渠、灌溉莊稼,讓大家吃飽肚子;今天,站在職場延長線上,蘇波守望著這片他辛勤耕耘了幾十年的工業“田野”,他同樣不指望被對手放過,“我們必須要續斷鏈、補缺鏈、強弱鏈,不斷強大自己。我對此充滿信心。”近3個小時的專訪結束了,但我們相約,再過幾年回頭看,我們再聊一次。

記者手記:中國工業的信心和靶心

蘇波:1955年10月生,1976年7月加入中國共產黨,工學學士,高級工程師。曾任機械工業部行業發展司副司長,國家經貿委投資與規劃司司長,國家發展改革委黨組成員、中央紀委駐國家發展改革委紀檢組組長兼國家物資儲備局局長、黨組書記,工業和信息化部副部長、黨組副書記。十三屆全國政協委員、經濟委員會副主任。

“國內國際兩個市場的雙循環之下,我們或許要靠著自身的固本強身來拉動內需,克服國外市場變幻莫測的影響。但這件事并不容易,您對此有信心嗎?”在對蘇波委員的采訪后期,這個問題已無法回避。

“我接受事實,滿懷信心。”蘇波的語氣異常堅定。

信心何來?

“我國工業全產業鏈在這次疫情期間的敏捷反應,羨煞旁人。就拿口罩來說,轉產很快,現在每天口罩生產能力突破10億只了。比亞迪汽車公司從無到有,現在日產口罩1億只,是目前全球最大的口罩廠。呼吸機也是如是,我們很快提升了生產能力,不僅滿足了國內需要,還大量出口支持其他國家抗擊疫情。前幾年,我國新能源汽車產銷及保有量就已經超過全球其他國家總和了,機器人產銷超過全球市場1/3,民用無人機占全球市場70%。截至目前,我國制造業增加值占全球制造業近30%的份額,接近美國、日本、德國三國的總和。”在蘇波看來,這樣的基礎,就是我們的底氣!

光有信心還不夠,還要有能力。蘇波認為,“十四五”規劃要對新技術新產業發展統籌謀劃、前瞻布局,積極推動互聯網、大數據、云計算、人工智能與制造業深度融合,支持全球領先的我國5G技術發展應用,推動“5G+工業互聯網”發展,提升智能制造水平。加快研究發展無人駕駛汽車、新材料、3D打印、生物技術、量子計算與通訊等前沿技術與產品。

他同時認為,中高端生產線往外轉的問題,一定要引起我們重視。

“2014年時,美國哈佛大學兩位教授寫了一本叫做《制造繁榮——美國為什么需要制造業復興》的書,核心意思就講由于制造業業務大量外包,嚴重影響了美國的創新能力,呼吁美國應再投資產業部門,構建專業能力和制造業實力,重獲競爭優勢。反觀我國,有人說中國工業是‘基建狂魔’,在這個過程中,我們的技術不斷得以優化提升。我們現在最缺的,就是最高端、會被人‘卡脖子’的關鍵核心技術,其實我們距離成功就是一步之遙。當年在極其艱苦的環境下都能搞出‘兩彈一星’;今天,只要我們堅持自主創新,成功必將屬于我們!”使命在肩,激情無盡,這是蘇波留給我們最深的印象。

版權所有:中國人民政治協商會議全國委員會 京ICP備08100501號

網站主辦:全國政協辦公廳

技術支持:央視網

一分快10